全球民眾的健康與幸福滿意度和國家財富並無關聯性

十一月 12, 2010

最新發表的「飛利浦指數:健康與幸福報告」,有助於了解各國民眾對健康與幸福的看法:

 

  • 新興經濟體 (Emerging economies) 民眾的健康幸福滿意度最高,已開發國家則近乎全數墊底。
  • 91%的人表示健康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大多數似乎無意採取行動。 
  • 生活成本和收入是兩大考量。
  • 和親友一同休閒放鬆是全球性的萬靈丹。
  • 大家對朋友家人的滿意度都高於男女朋友和配偶。
  • 近半數的人自我預期壽命都超過80歲。

 

 

飛利浦公司今天發表「飛利浦指數:健康與幸福全球觀點報告」(Philips Index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 A global perspective)。該報告指出,相較於日本、大多數歐洲國家以及美洲國家等已開發國家,印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AE)、沙烏地阿拉伯王國 (KSA)、與新加坡等地的民眾對於自身健康與幸福有更為正面的感受。其結果反映了各國民眾對於健康、工作與個人關係的重視和滿意程度並不相同,這也是這份調查報告所定義出構成健康與幸福的基本因素[1])。

 

飛利浦健康與優質生活中心 (Philips Center for Health and Well being) 總監Katy Hartley指出:「飛利浦是一家以人為本的公司,而飛利浦指數(Philips Index)試圖探討構成健康與幸福滿意度的因子,以回應日益都市化和人口老化城市的需求。」

 

為了檢視全球健康與幸福大趨勢,飛利浦健康與優質生活中心訪問了全球23國超過31,000位民眾,以大規模全球消費者調查作為該報告的基礎。

 

財富等同於健康嗎?

根據該報告,60%的受訪者對自身健康幸福滿意度到滿意。但深入分析顯示,相較於亞洲和亞太地區,美國、巴西和大多數歐洲民眾的滿意度並不突出。具體來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8%)、沙烏地阿拉伯王國(78%)、和印度(72%)對自身的健康幸福滿意度最高。日本則以27%墊底。

 

我們認為生理和心理健康是影響整體健康幸福的兩大因素,就生理健康指數 (Physical Health Index[2]) 而言,日本 (24%) 和英國 (40%) 的滿意度最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93%) 和印度 (84%) 的滿意度最高。各國民眾對體重普遍感到不滿意,而體重與整體生理健康滿意度有密切的關聯性,特別是就女性而言。

 

 

在情感健康指數 (Emotional Health Index[3]) 方面,調查結果與生理健康指數相當類似,再度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居冠 (94%),日本墊底 (26%),顯示生理健康和情感健康的基本關聯性。緊張壓力也是影響達70%受訪者健康幸福的重大因素,尤其是印度 (95%)、台灣 (94%)、和韓國 (94%)。醫療成本在許多國家也是一大壓力源,特別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70%)、新加坡 (68%)、和美國 (67%)。

 

 

我們真的在乎健康到願意採取行動嗎?

90%受訪者相信,照顧自身健康是個人的責任。但很明顯的是,個人責任感不見得等同於行動,雖然近三分之二的人在面臨特定健康議題時會去看醫師,但是超過51%的民眾卻可能不遵循醫師的建議,只有37%會接受必要的健檢。

 

不幸的是(或許也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只有42%民眾認為自己達到同年齡的最高健康體能水準,而僅有22% 認為現在的健康體能較以前更佳。雖然公共衛生方案眾多,近半數受訪者表示自己運動不足,只有36%的人認為吃的比一般人健康。

 

在大多數國家,醫師仍是醫療資訊的首要來源,但在網路資訊甚為發達的日本卻是一大例外。荷蘭 (38%)、巴西 (32%) 以及義大利 (29%) 是最可能先透過網路尋找醫療資訊的國家,而亞洲民眾則較可能先詢問親友的意見。

 

為活而工作還是為工作而活?

工作是影響健康幸福的一大因素,包括支付帳單、為未來儲蓄和潛在失業風險等工作相關議題,則是各種壓力的源頭。收入多寡和生活費用對健康幸福滿意度,更具有特別重大的影響。

 

日本 (-65%)、英國 (-57%)、和美國 (-54%)[4] 等成熟經濟市場國家對生活費用的滿意度差距最大,這或許也是意料中的事。但也無疑拉低了這些國家的整體健康幸福滿意度。單以收入來觀察4,土耳其的滿意度最高 (46%),日本 (-67%) 和巴西 (-45%) 呈現最低。談論到休假方面,土耳其 (34%) 和法國 (16%) 的滿意度最高,但在許多亞洲國家,休假不足則是一大問題。就工作指數 (Job Index[5]) 而言,中東人們對工作滿意度似乎最高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為75%,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為63%),日本 (21%) 和英國 (27%) 則殿後。

 

 

對朋友的滿意度更高於男女朋友或配偶

工作和經濟壓力會影響整體健康幸福滿意度,而與親友一同享受居家休閒時光是提升滿意度的主要方法。這可能是許多中東和亞洲市場對健康幸福感到滿意的主要因素之一,也是主要影響因素。日本是一大例外,與親友一同居家休閒的因素在日本的影響力最小,有趣的是日本人的滿意度也最低。德國人、美國人和西班牙人最可能和親友一同休閒,包括居家休閒和戶外活動。荷蘭人重視居家休閒的程度更甚於和親友一起,韓國人則偏向花時間在個人嗜好上。

 

報告顯示,儘管我們對和親友的關係基本上感到滿意,但大多數人都覺得共度的時間太短。或許男女朋友和配偶應該擔心的是,毫無例外,每一個國家的民眾對朋友的滿意度高於男女朋友或配偶。差異最大的是德國、英國、和美國。幸運的是,我們對男女朋友或配偶的滿意度還是高於對老闆和同事的滿意度,雖然在近半數的國家兩者滿意度間僅有些微的差異,特別是在中國。

 

 

 

 

 

對高齡化的滿意度

受訪者對自己的壽命期望值十分樂觀,45%的民眾認為自己至少會活超過80歲,近三分之二的人認為自己會比父母更長壽。澳洲人對壽命最樂觀,50%預期自己可活到90歲以上,但65歲以上的澳洲人對自身的健康幸福感到最不滿意 (21%)。

 

除此之外,報告也顯示出,相較於癌症 (16%) 和心臟病 (15%) 等重大疾病,我們更為關切可能直接影響獨立生活能力的退化性疾病,如視力衰退 (30%) 和關節炎 (28%)。

 

有趣的是,65歲以上的受訪者對健康體能的滿意度要高於其他年齡層,超過半數人 (55%) 相信,他們的健康體能已達到同年齡的最高水平。超過65歲的巴西人 (75%) 和美國 (75%) 人最可能認為他們的健康體能已達到同年齡的最高水平,相較於整體人口(巴西24%,美國51%)的差異最為明顯。

 

 

 

關於「飛利浦指數:2010年健康與幸福報告」: 

「飛利浦指數:健康與幸福全球觀點報告」(Philips Index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 A global perspective) 是飛利浦健康與優質生活中心 (Philips Center for Health and Well being) 公布的第一份全球性研究報告。此一中心主要在提供人們、社區以及意見領袖們進一步討論大家最在意話題的知識分享論壇。中心將不定期邀請專家進行對話與辯論,目的在於克服阻礙人們自我改變以提升整體健康與幸福的障礙,並找出解決之道。相關的資訊也會在http://www.philips-thecenter.org 披露。

 

飛利浦健康與優質生活指數 (Philips Health and Well-being Index) 由數個指數組成,以正確檢視影響健康幸福的因素。每個指數都結合了和各重要因素有關的答案,並根據各因素的重要性加權計算它對個人的重要性。整體健康幸福指數 (Total Health and Well-being Index) 交互檢視17大問題,為其中最重要的指數。其他指數檢測則涵蓋生理健康、情感健康、工作、親友、社群與老化。

 

 

 

 

新聞聯絡人:

 

台灣飛利浦

林子晴

電話: 3789-2225

企業公關部

洪悅容

3789-2223

e-mail: nicole.tc.lin@philips.com

julia.hung@philips.com

 



[1] 健康幸福指數是測量整體健康幸福的一種可靠完整方法,它根據受訪者認為17項健康幸福因素的重要性,加權計算個人對各因素的滿意度。

[2] 生理健康指數是根據受訪者認為各生理健康和體重的重要性和滿意度,加權計算的結果。

[3]情感健康指數是根據受訪者認為各心理健康、壓力、社群、個人空閒時間、和信仰敬拜的重要性和滿意度,加權計算的結果。

[4] 為了正確反映檢視的因素,差異成績代表受訪者表示重要性和滿意度間的差異。

[5] 工作指數是根據受訪者認為收入、同事關係、和請休假時間的重要性和滿意度,加權計算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