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燈

*建議零售價格
**所顯示之規格並不適用於各系列的所有產品。

更多 喚醒燈

充分甦醒、重拾活力


人類天生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為健康自然。 然而繁忙的現代生活中,我們時常必須比太陽更早上工! 有時候,鬧鐘響起時外面仍是一片昏暗,起床真是難如登天。

因此,飛利浦喚醒燈仿效日出法則,利用特殊的照明光線結合音效,讓您的身體輕鬆開機上工! 一旦睡醒立刻精神抖擻,起床再也無須掙扎!

飛利浦喚醒燈如何運作?

 


睡到自然醒
鬧鐘響起前 30 分鐘,光線會先從黎明時分的柔和緋紅光源,逐漸轉變成暖橘色,再給您破曉後的明亮黃光! 您的身體接收到光線刺激後,會慢慢從安睡中甦醒,逐段開機、輕鬆起床。 一旦到了您指定的時間,自然音效或是您喜愛的電台便會開始播放,讓您起床就有絕佳好心情。
每個人對光線的敏感度各不相同。 一般而言,光線強度較高便可更快甦醒。
請依據您個人的光線敏感度,選擇您想要的光線強度。

經實證結果



飛利浦喚醒燈經臨床證實,可改善您甦醒時的整體身心狀況。 許多研究結果均一致顯示,飛利浦喚醒燈能真正改善使用者甦醒品質,讓早晨心情更開朗、精神更爽朗!

 

92% 的使用者表示,飛利浦喚醒燈讓他們愉快甦醒*。

88% 的使用者表示,相較於以往的其他甦醒方式,飛利浦喚醒燈讓清醒的感受更加愉悅舒服*。

92% 的飛利喚醒燈燈使用者更輕鬆爬起床不貪睡**

 

*(Blauw Research 2008 年研究,樣本數:477 名使用者)
**(Metrixlab 2011 年研究,樣本數:209 名使用者)

使用者見證

起床變成開心事! 以往使用傳統鬧鐘時,總是忽地被鈴聲驚醒,但現在我早晨壓力大減、再也不用慌張。」

 

 

起床再也難不倒我囉! 這款產品真神奇,隨著臥室慢慢被各色日出光線點亮,我的心情也明亮起來」

醒來時無比愜意愉快,即使外面仍然漆黑,也準備好迎接全新一天!」

 

 

輕鬆溫柔地叫我起床,令人感到愉悅! 我再也不用慌張面對吵鬧的傳統鬧鐘,自然而然慢慢醒轉,不自覺地就完全甦醒、精神百倍」

transparant_box
transparant_box

甦醒效果通過測試,絕對值得信賴

從北極到雞舍都是我們的測試站!經研究證實,飛利浦喚醒燈能喚醒全世界活力、為新的一天揭開序幕。 歡迎您親眼見證。

飛利浦喚醒燈 vs. 陽光

搶先太陽一步、精神抖擻起床

為何光線對您如此重要?


光線的重要性
光線對視覺至關重要,也攸關我們調節沉睡甦醒的身體機能節奏、身心感受與使用腦力執行工作的成效。
瀏覽更多


光線調節身體與晝夜同步
白晝或黑夜的明暗轉換,深刻影響我們能否在日間振奮精神或在夜晚熟睡休息。 許多人表示,晴朗且陽光普照的天氣往往令人活力倍增,之後也較能徹底入睡。 而灰暗陰鬱的天氣,尤其是陰沉的冬日,往往令人感到昏昏欲睡、精神不濟。
瀏覽更多


光線讓我們充滿活力
看見明亮光線讓我們精神抖擻、擺脫昏睡,且充滿幹勁。
瀏覽更多

可見光線
光線就是人類眼睛可看到的電磁輻射。 白光其實是由不同波長的輻射所組成, 人眼所見的每種波長的光顏色各異, 例如彩虹便是最佳例子。
瀏覽更多

 

 

人眼所見的光線
雖然光線對視覺至關重要,但進入人眼的光線也具有其他非成像視覺效果, 對於腦部而言這是主要的生理時鐘定時器 (Zeitgeber),與人體機能、活力與心情狀態關係密不可分。
瀏覽更多

 

 

適時提供理想光照
因光的顏色、光曝的時間點等種種因素綜合之下,人體對於光曝的非成像視覺反應會有所不同。 某些光的顏色與強度在某些時間對人體有益,但換個時間可能就會造成損害。
瀏覽更多

明亮甦醒、清亮有神
依據自然法則,白天生活因日出而始、日落則歇。 現代生活每個人作息不定,我們通常必須在日出前起床,日落後仍必須持續工作至入夜。
瀏覽更多

 


睡眠模式

現代生活中我們可借助人工照明,讓所謂的白晝時間更長。 因此我們的身體機能不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必須因應生活型態來調節。
瀏覽更多

光線的重要性


光線對視覺至關重要,也攸關我們調節沉睡甦醒的身體機能節奏、身心感受與使用腦力執行工作的成效。

 

為了讓我們的身體一天 24 小時都能隨著自然環境轉變自然調節,特定時刻我們必須仰仗光線的明暗來因應。 早上的光線能讓身體節奏自然轉換成晨間模式,傍晚的光線則可讓身體節奏進入夜間模式。
此外,一天當中無論於何時,只要看見明亮的光線便可在 20 至 30 分鐘內恢復精神、消除睡意,並可改善反應時間、讓您更靈敏。 透過腦成像研究發現,光線可直接影響腦內負責警覺與認知的區域。
透過雙眼所接觸的光線也對身體有顯著影響:白天時的光曝可提升身體活動荷爾蒙皮質醇的分泌,夜晚的光曝則可讓體溫上升、心跳加速並降低褪黑激素;褪黑激素即為讓人體調節到夜晚生理狀態的荷爾蒙。
光譜的藍光部分對人體此類「非成像視覺」反應尤為重要。

光線調節身體與晝夜同步

 

白晝或黑夜的明暗轉換,深刻影響我們能否在日間振奮精神或在夜晚熟睡休息。 許多人表示,晴朗且陽光普照的天氣往往令人活力倍增,之後也較能徹底入睡。 而灰暗陰鬱的天氣,尤其是陰沉的冬日,往往令人感到昏昏欲睡、精神不濟。

 

至於為何某些人冬季時精神、睡眠需求與情緒較不受影響,而某些人可能反應較強烈,原因尚不明。 究竟是否為冬季較缺乏光線所致,目前亦無定論。  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是看到太陽光或是人工照明的光線,均可撫慰低落不佳的情緒。


對於身心狀況隨季節起伏較大者而言,冬季白天時間較短時若能看見明亮光線,尤其在早晨時若能多接觸,可以有效克服精神不佳並改善心情。 只要接觸光線 30 分鐘,便可感受較佳活力狀態。


若個人體質隨冬季到來而備感疲倦、睡眠需求增加且情緒紛擾,即應在秋季來臨便開始預先調節,每日早晨接近早餐時間時接觸明亮光線 20 至 30 分鐘。

光線讓我們充滿活力


看見明亮光線讓我們精神抖擻、擺脫昏睡,且充滿幹勁。

 

無論白天或夜晚,明亮光線均可左右人體反應。 早晨來臨時眼睛尚未習慣亮光、還處於黑暗模式中,此時便很適合利用亮度相對溫和的照明來喚醒身體活力並驅趕睡意,例如飛利浦喚醒燈就是您的理想選擇。 人體白天需要較明亮光線來提振活力,例如飛利浦 EnergyLight 照明產品的光線,或是晴天的自然光線。

可見光線


光線就是人類眼睛可看到的電磁輻射。 白光其實是由不同波長的輻射所組成, 人眼所見的每種波長的光顏色各異, 例如彩虹便是最佳例子。

 

較短波長為藍光 (~430-500 nm)、中度波長為綠光 (~520-565 nm) 而較長波長為紅光 (~625-740 nm)。 人眼有三種不同的光感受器 (錐狀細胞) 可看見不同光的顏色,以及對顏色無反應但對較低光線強度反應敏感的桿狀細胞。 獨立的光感受器內含黑視素 (melanopsin),與人體對光線的非成像視覺反應息息相關。 這種光感受器對於波長約 ~480 nm 的藍光反應最敏感。

白天的自然光線包含波長 380 nm 至 770 nm 的連續可視光; 其他如螢光燈等光源,對應至光譜則有明顯的藍光、綠光與紅光波峰,而非連續的光譜,人眼所見的效果則類似。 寬頻白色 LED 光源通常在藍光的峰值較寬,而在可見光譜中其他區段的峰值則更寬。 依據光源中各種波長變化組合,人眼所見的白光可能偏「冷」(= 較多藍光) 或較「暖」(= 較多紅光)。

相較於其他人工光源,電腦螢幕、平板裝置與智慧型手機發散出較多的藍光。 然而與盯著螢幕看相比,您在白天往窗戶看或外出時,雙眼至少多接觸五種藍光。

人眼所見的光線


雖然光線對視覺至關重要,但進入人眼的光線也具有其他非成像視覺效果, 對於腦部而言這是主要的生理時鐘定時器 (Zeitgeber),與人體機能、活力與心情狀態關係密不可分。


光線資訊從眼部抵達腦部, 首先經過人眼水晶體,再抵達視網膜。 視網膜由多層細胞所構成, 最末一層的細胞是與視覺息息相關的光感受器, 即桿狀細胞,其主要功能是在微光環境下發揮視覺反應;另有負責較高光度下視覺與呈色的錐狀細胞。
抵達最末一層細胞前,光線通過第一層細胞時, 會經過神經節細胞;神經節細胞能將桿狀與錐狀細胞的光能量資訊加以整合。 此外,部分此類細胞 (約 3%) 會對光線刺激產生反應, 因細胞中包含一種光反應物質,稱為黑視素 (melanopsin),負責回應光反應資訊。 黑視素對光譜中的藍光部分反應最為明顯。
黑視素細胞的細胞本身體積相當大,並具有許多分支能捕捉所有環境中的光能量資訊。 明暗等資訊透過視神經傳達到視網膜,然後再傳至下視丘 (hypothalamus) 的生理時鐘區,以及腦內執掌非成像視覺反應的其他區域。

適時提供理想光照

 

因光的顏色、光曝的時間點等種種因素綜合之下,人體對於光曝的非成像視覺反應會有所不同。 某些光的顏色與強度在某些時間對人體有益,但換個時間可能就會造成損害。

大多數人早晨清醒時必須接受一定光曝,尤其必須借助較多偏藍光的刺激,才能重拾活力精神,因應自然晨昏遞嬗有效維持睡眠與清醒的循環節奏。 對於習慣早起且晨間精神特佳的人而言,則應避免於大清早接受過高光曝與偏藍光的刺激。
如需提振活力並改善心情,應於白天接受光曝。 白光中含有愈多偏藍光,引起人體反應的所需光能量即愈低。 為保護雙眼,應避免接觸過高比例的藍光或直視紫外線光線。
大多數情況下,亦不建議於夜間接受明亮光線光曝或偏藍光。 現代人大多較晚就寢,接受明亮光線光曝會造成人體過度警醒、難以入眠, 進一步造成更晚入睡且睡眠時間變短。 唯有夜晚精神相當不濟、昏睡程度較高而習慣較早甦醒的人,才會因夜晚接受明亮光線光曝而受惠。
請盡量避免於夜間接受光曝,尤其是接觸偏藍光。 這可能會造成精神過於亢奮、睡眠變少,引發不必要的生理時鐘晝夜節律大幅度變動,連帶影響體溫、心律與褪黑激素含量等生理參數, 長期下來可能對人體造成健康危害。
為保護雙眼,應避免接觸過高比例的藍光或直視紫外線光線。 EnergyUp 產品便是為此應運而生,根據國際光生物安全標準,本產品不會對一般健康人眼造成危害。 因為本產品在設計上使光罩能均勻分散光線強度、避免生成熱點,且光源顏色選擇上避開對人體危害程度最高、波長較短的藍光,並完全不含紫外線光線。  

明亮甦醒、清亮有神


依據自然法則,白天生活因日出而始、日落則歇。 現代生活每個人作息不定,我們通常必須在日出前起床,日落後仍必須持續工作至入夜。

 

然而,自然的明暗更迭變化是人體的重要提醒,能讓人體維持最佳運作並調節身心狀況。 飛利浦喚醒燈在您臥房中灑落初陽晨光:甦醒前臥室內光線強度逐漸變化,讓您的身體自然溫和地醒轉,起床時更有活力、徹底清醒。 不僅因光線而溫暖感受幸福安適,早上心情也更為開朗。 

睡眠模式


現代生活中我們可借助人工照明,讓所謂的白晝時間更長。 因此我們的身體機能不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必須因應生活型態來調節。

 

許多人的日間活動會一路延伸至晚間,延遲就寢時間,且如因工作或學業之故隔天必須早起,整體睡眠時間也更短。 無法充分休息會影響日間的身體機能運作,而現代人往往在週末才會補足深度睡眠、讓身體休息。 如於夜間入睡前減少接觸光線並於清晨時分接觸明亮光線,可有效促進準時就寢,並讓您隔天一起床便充滿精神與活力。 維持規律生活、保持一致睡眠時間,並於日間接受充足光曝、傍晚接受低光曝且夜間時讓環境保持昏暗,人體便可維持理想的作息平衡,降低健康危害風險。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冬季抑鬱症 >

冬日憂鬱症 >

日間光線與人體活力 >

早晨光線 >

光線喚醒研究 >

冬季抑鬱症研究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對研究文獻進行系統性回顧後發現,明亮光線療法 (採用 1500 lux 至 10000 lux 強度的白光) 對於治療冬季抑鬱症成效卓著,效應值堪比藥物介入治療甚或更佳。Golden, R. N. et al. The efficacy of light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mood disorders: a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he evidenc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62, 656–662 (2005).


運用飛利浦 EnergyLight 照明產品進行為時兩週、每天早晨 30 分鐘的白光明亮光線療法 (10000 lux、5000 K) 能有效減輕冬季抑鬱症患者症狀,足以媲美含藍光之相同照度白光 (10000 lux、17000 K) 治療效果。 若增加光線超過 EnergyLight 產品所提供之光曝,並不會增強成效。
Gordijn, M. C. M. et al. The effects of blue-enriched light treatment compared to standard light treatment in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136, 72–80 (2012).

強度低但含有藍光之白光 (750 lux、17000 K) 與標準明亮光 (飛利浦 EnergyLight 照明產品,10000 lux、5000K) 對於治療季節性情緒失調症 (SAD) 成效相當。 於兩週期間每天早晨接受 30 分鐘白光明亮光線療法的試驗過程中,上述兩種光源對症狀改善的效應相仿。 此項結果顯示,如欲有效治療,患者無須接受極高照度的光曝,而應選擇光譜位置合適的光源。
Meesters, Y. et al. Low-intensity blue-enriched white light (750 lux) and standard bright light (10 000 lux) are equally effective in treating SAD.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BMC Psychiatry 11, 17 (2011).

這是首度研究顯示藍光 LED 光照治療能有效舒緩冬季抑鬱症 (SAD)。 本實驗的控制組接受帶紅光的偏暗 LED 光曝。 實驗治療為時 3 週、每天接受 45 分鐘藍光照射,與控制組情況相較之下顯示能發揮治療效用。
Glickman, G. et al. Light Therapy for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with Blue Narrow-Band Light-Emitting Diodes (LEDs). Biological Psychiatry 59, 502–507 (2006).


在本試驗中採用僅使用藍光的飛利浦 goLITE 產品 LED 燈,對照含等量藍光且因具較廣光譜帶而照度為 7 倍的 LED 照明 (cca 700 lux vs. 飛利浦 goLITE 藍光 100 lux)。 兩組對 SAD (治療為時 3 週、每天 45 分鐘) 的治療成效相當。
Anderson, J. L. et al. Lux vs. wavelength in light treatment of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120, 203–212 (2009)

上述兩種研究 (由 Anderson 與 Glickman 負責進行) 顯示,SAD 患者接受為時 3 週、每天 45 分鐘的飛利浦 goLITE 產品照射能有效舒緩症狀,但相較於標準每天 30 分鐘、10000 lux 白光治療其對比成效則尚無定論。 本研究比較藍光與白光兩種光照治療,皆為時一週 (5 個早晨)、每天接受 30 分鐘。 兩種治療成效相同,皆得出一致反應值。 距離最近一次治療一週過後,患者症狀與上次接受治療日相比有所改善。
Meesters, Y. & Duijzer, W. The Effects of Low Intensity Monochromatic Blue Light Treatment Compared to Standard Light Treatment in SAD, SLTBR Abstracts 2011, p.52

冬日憂鬱症研究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有季節性精神不濟困擾者 (類 SAD) 於上午或下午,在工作場合接受明亮光線照射治療 (2500 lux、cca 每天 2.5 小時),實驗為時兩週。 兩週後,受試者的冬季抑鬱症症狀皆減輕,主觀心情感受、精神狀態、警覺度、生產力與甦醒品質皆得到改善。 至於上午或下午接受光照的治療結果,兩組呈現相仿成效。
Avery, D. H. et al. Bright light therapy of subsyndromal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in the workplace: morning vs. afternoon exposure.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 103, 267–274 (2001)

本研究比較飛利浦 Energy Light 產品的藍光與白光,每天接受 20 分鐘光照、為時一週 (於家中進行、共 5 個白天)。 兩種治療成效相同,皆得出一致反應值。 距離最近一次治療一週過後,受試者症狀與上次接受治療日相比有改善。
Duijzer, W. & Meesters, Y. The Effects of Low Intensity Monochromatic Blue Light Treatment Compared to Standard Light Treatment in Sub- syndromal SAD; SLTBR Abstracts 2011, p.33

日間光線與人體活力研究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145 名健康的參與者在工作場合採用飛利浦 EnergyLight 照明產品 (2500 lux),於總計 4 週試驗期間接受每天至少 1 小時、每週至少 5 天的光照,為時 2 週 (4 週試驗期間的其他 2 週並未採用其他照明產品)。 即便是原本沒有季節性情緒與精神波動困擾的受試者,接受明亮光曝後的當週與未採用其他照明產品的週數相較,活力與心情較能得到提升改善。
Partonen, T. & Lönnqvist, J. Bright light improves vitality and alleviates distress in healthy people.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57, 55–61 (2000).


本實驗室研究以不同心理與與生理反應測量,比較於日夜與夜間接受明亮光曝 (5000 lux) 的效果。 雖因每天不同時間明亮光曝對於身體機能的影響各有不同,但白天與夜間呈現一致的抵銷疲倦成果。
Rüger, M. Time-of-day-dependent effects of bright light exposure on human psychophysiology: comparison of daytime and nighttime exposure. AJP: Regulatory, Integrative and Comparative Physiology 290, R1413–R1420 (2006)

健康的上班族接受兩種全新照明環境:帶藍光的白光 (17000K) 與標準的白光 (4000K),兩組各接受 4 週光曝。 帶藍光的白光一組中,受試者主觀感受的警覺度增強、心情佳、工作表現較優、傍晚時疲倦感減輕、專注力提升且較容易集中注意力。
Viola, A.U. et al. Blue-enriched white light in the workplace improves self-reported alertness, performance and sleep quality. Scand J Work Environ Health 34, 297–306 (2008)

早晨光線研究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此份研討會報告總結了針對接受早晨藍光光曝之成效的最新研究數據。 除了接受早晨藍光光曝對冬季抑鬱等問題之治療成效外,報告中亦探討早晨藍光光曝對於希望調整睡眠模式的晚睡晚起者有何益處。
下載 pdf。

Hommes, V. et al. Blue light implemented, 8. Symposium Licht und Gesundheit, Berlin 2014, p.184

光線喚醒研究

經實證結果:專題研究

Wake-up_light

本報告敘述飛利浦喚醒燈的子研究,評估 (A) 於家中使用 2 週本產品來喚醒受試者,相較於起床時未仰賴任何照明光線 (B) 於家中使用 2 週、比較不同強度 (0 lux、50 lux 與 250 lux) 的漸進增強光照效果。 主要結果顯示,相較於起床時未仰賴任何照明光線的受試者,鬧鈴響起前便先因漸增光照逐漸甦醒的受試者,其整體清醒效果較佳,且甦醒時感到較有活力、較容易起床,且享有更好的心情、生產力與社交互動品質。 受試者採用飛利浦喚醒燈之後,甦醒後人體反應遲緩的轉換時間 (睡後遲鈍) 即縮短。 儘管「光照會提前生理時鐘」是使用飛利浦喚醒燈介入的初期假設作用之一,但亦無法解釋此顯著影響。
Gimenez, M. C. et al. Effects of artificial dawn on subjective ratings of sleep inertia and dim light melatonin onset. Chronobiology International 27, 1219–1241 (2010)

本控制組睡眠實驗室研究的核心主軸在於,飛利浦喚醒燈於鬧鈴響前的漸進增強光照如何發揮成效,以及甦醒時張開眼睛具有光線照射的影響究竟為何。 研究顯示對於人體警覺度及重拾活力的成效,主要與使用者沉睡時即接受漸進增強的光照相關,且首次使用後即能感受此類成效。 至於甦醒時與甦醒後的體表溫度改變等數項生理反應測量,皆循破曉信號提醒而改變。 睡眠狀態錄製結果顯示,相較於最終甦醒前 30 分鐘處於昏暗狀態者,接受漸進增強光照的使用者最終甦醒前的清醒狀態為時較長。 平均而言,相較於僅仰賴鬧鈴喚醒者,接受漸進增強光照的使用者僅提早 2 分鐘甦醒,但在感受上更容易清醒。
Van de Werken, M. et al. Effects of artificial dawn on sleep inertia, skin temperature, and the awakening cortisol response. Journal of Sleep Research 19, 425–435 (2010)

全新飛利浦喚醒燈系列產品採用 LED 技術,於漸進的破曉訊號期間照射適合人體的光譜帶光線,從深紅光開始逐漸變橘、最終轉為偏黃白光。 瑞士巴塞爾大學 (University of Basel) 研究證實,此款有色仿破曉效果照明產品能讓人體感受明顯警覺度提升。 於控制實驗室條件下之研究結果首度顯示,甦醒時與甦醒時間點附近接受光照,能有效提升稍後的日間狀態與身心感受,且效果可持續。 比較採用飛利浦喚醒燈與未採用該產品於昏暗中甦醒,前者結果顯示甦醒後一小時人體活動荷爾蒙皮質醇含量會升高。
Gabel, V. et al. Effects of Artificial Dawn and Morning Blue Light on Daytime Cognitive Performance, Well-being, Cortisol and Melatonin Levels. Chronobiology International, 30(8), 988–997 (2013)

一項實驗採用飛利浦喚醒燈,針對年齡介於 7 至 18 歲間的 103 名青少年學生進行研究。 相較於以過去習慣的方式起床,受試學生週間採用飛利浦喚醒燈時,清醒時間較早、醒時精神較佳且較易清醒,學校第二堂課上課期間也顯示較佳的警覺度。 相較於早睡早起型的人,晚睡晚起型者更能感受產品效益,但整體受試組皆能感受明顯改善。
Fromm, E. et al. Evaluation of a dawn simulator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Biological Rhythm Research 42, 417–425 (2011)